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國際足球

當前位置:主頁 > 國際足球 > 意甲聯賽 >

皇馬讓葡萄牙巨星徹底心寒 C羅在尤文找回家的溫暖

2018年09月24日 11:04 |作者:王上第一| 來源:騰訊 |閱讀:|

今夏C羅離隊后,弗洛倫蒂諾終于在橫眉冷對許久后,終于說出:“C羅是迪斯蒂法諾之后最棒的,皇馬永遠是他的家。”,這是弗洛倫蒂諾難得為舊將說了句恭維話。遺憾的是,在葡萄牙天王已經在歐足聯年度最佳頒獎先折一陣、FIFA年度最佳同樣岌岌可危之際,遲來的“送溫暖”,倒不如視作暫時占據上風的“老佛爺”志得意滿的勝利宣言。然而,在多個年度最佳頭銜可能不保、歐冠又遭遇爭議紅牌的當口,新東家尤文圖斯對進球荒綿延許久、仍未完全融入球隊的C羅,表現出了足夠的信心、耐心和風度,相形于馬德里“人走茶涼”的冷遇,生涯末年選擇飄蓬的“總裁”,卻在陌生的亞平寧感受到了家人般的呵護。

老佛爺今日公開表示“C羅是迪斯蒂法諾之后的最佳”
老佛爺今日公開表示“C羅是迪斯蒂法諾之后的最佳”

地位之別:要給貝爾傳幫帶?趕走打工皇帝就等你!

9年時光,C羅打破的皇馬隊史紀錄車載斗量,史無前例的歐冠三連之外,隊史+歐冠進球紀錄,后發制人的五尊金球更是與盛產各類先生的皇馬一榮俱榮。然而,作為前朝主席卡爾德隆在位時操辦的“遺產”,始終只是“養子”而非“嫡子”的葡萄牙人,幾乎從未感覺到球隊上下的推心置腹。盛年之時,“老佛爺”急功近利請來穆里尼奧,卻讓葡萄牙球員和教練界的兩座高山徹底決裂;而即便安切洛蒂和齊達內格外認可C羅價值和地位,弗洛倫蒂諾仍越俎代庖多次示意主帥,戰術要向自己高價引進的“親兒子”貝爾傾斜,其中貝尼特斯在任時,明點“大圣”為首發前腰的舉動,早就埋下了C羅和球隊分道揚鑣的伏筆。誠然,托名“BBC”實則合體機會寥寥的前場三人組,誰是龍頭誰是鳳尾一目了然,但在真正能左右C羅去留的那一個眼中,卻似乎并不如此。

弗洛倫蒂諾對頭牌貢獻不置可否,尤文這廂則給葡萄牙人留出了足夠的表現空間:盡管兩個賽季前伊瓜因剛成為都靈城的9000萬先生,但早年在皇馬就屈居C羅之后、戰術作用尤其是射門權重與C羅顯著沖突的他,被阿涅利家族毫不猶豫地擺上了貨架。而為讓C羅盡快找到狀態,阿萊格里采用了激進到冒險的方式——身為斑馬軍團“儲君”+“大腿”的迪巴拉季初頻繁坐板凳,而任勞任怨的全能先生曼朱基奇一心一意為C羅做嫁衣。饒是如此,打破進球荒前28射0進球的C羅,依舊讓球隊承擔了莫大風險,但如此豪氣的“試錯”,也足見新東家對C羅的珍視。聯想到上季齊達內多次主動輪換C羅,續約的前提更是葡萄牙人逐漸接受非關鍵比賽的替補待遇,迥異的隊內定位,又何嘗不讓C羅倍感冷暖兩重天?

薪資之別:3000萬年薪給不起?砸鍋賣鐵滿足你!

“辭職要么是錢沒給夠,要么是人傷心了”——不幸的是,C羅離開皇馬兩大原因皆有。盡管對于精明的弗洛倫蒂諾而言,和球員談錢不但傷感情更傷前途,但自從2009年以創隊史紀錄的9000萬歐元轉會費+1200萬年薪招徠曼聯7號至今,C羅薪資的上漲幅度完全與其場內外貢獻不同步。截至上季離隊前,每個賽季C羅只能從皇馬領到2100萬的稅后收入,不及梅西(4600萬歐元)一半,也不到內馬爾(3600萬)的六成,甚至還一度比在中超混跡的特維斯、奧斯卡與拉維奇還低。而與此同時,前皇馬頭牌的違約金多年都維持在10億歐元,僅有上季弗洛倫蒂諾暗示“總裁”不在非賣品之列后,才有了1.2億歐元上下的離隊君子協定。更令葡萄牙人耿耿于懷的,是弗洛倫蒂諾始終在續約問題上顧左右而言他,皇馬兩度衛冕歐冠的當口,球隊高層從未主動提及與C羅續約事宜,即便傳聞中那份并未最終兌現的挽留合同,也不過稅后2500萬上下,對于歐冠三連的頭號功臣而言,這樣的條款不是獎掖,幾近于侮辱。

比起“老佛爺”對“年老色衰”的C羅的格外摳門,尤文圖斯在薪資方面給出了足夠的誠意:盡管此前斑馬軍團為伊瓜因開出950萬歐元已經打破意甲工資結構,但為招徠歐冠史上第一人,阿涅利家族開出了阿根廷中鋒薪水的三倍有余。誠然,3100萬歐元未必直達“總裁”的心理預期,但斑馬軍團的誠意卻天日可鑒:盡管C羅的到來將使得多年來財務始終保持健康的尤文,瞬間突破了歐足聯薪資占比的警戒線,但東家Exor旗下各家子公司有錢出錢,有資源出資源,“眾籌”滿足了球隊新核心的薪資需求。不但如此,在尤文圖斯的遠期計劃中,C羅將以法拉利全球大使的身份與球隊主贊助商實現“共贏”。誠然,加盟尤文圖斯之前已年入1.08億歐元,領跑球員收入榜的C羅,財富或許只是數字,但舒心暢快地漲薪,與屢屢碰壁的“求加薪”,換做尋常人,也不難作出取舍。

支持之別:逃稅案沒人管?出動私人飛機去接你!

作為壓垮C羅對皇馬留戀的最后一根稻草,“逃稅案”既見證了“總裁”的高傲倔強,也令皇馬的“高高掛起”為各界看穿:盡管本世紀第2個10年,先后18位曾在皇馬效力或供職的場內外人士,均遭遇了逃稅風波,但比起其余多人的早早認罪息事寧人,和西班牙稅務部門頑強對抗到了最后一刻的C羅,總計1900萬的補稅和罰金為18人之最。而拖到最后一刻的主因,便是C羅及經紀人門德斯始終希望皇馬藉球場內外影響力,與西班牙稅務部門磋商達成更良性的解決方案。然而皇馬的答復卻是僅愿意在道德層面給予聲援,并不會為“總裁”補繳稅款。但事實上,通過開設在維京群島和愛爾蘭的兩家公司代理肖像權業務、開具海外發票的C羅,皇馬也是這一避稅運作的受益者之一,畢竟,俱樂部仍擁有“總裁”40%的肖像權收入,而在巴薩,無論留守的梅西還是已經離開的內馬爾,都擁有個人100%的肖像權。

財務糾紛對于富可敵國的C羅或許只是肉疼,但人走茶涼后落井下石,更令人心寒。轉戰亞平寧后,弗洛倫蒂諾言及前任合作伙伴始終不愿給予過多正面評價,諸如“C羅早就決定離開”“能賣一億歐元是筆好買賣”“轉會對雙方都好”都屬在商言商,但前同事的翻臉不認人則有獻媚之嫌:拉莫斯“皇馬不能活在C羅的成就中,某些人拿獎靠名氣和宣傳”已經火藥味十足,伊斯科“皇馬現在很好,沒人想念C羅更是火上澆油”,就連加盟后幾無存在感的小字輩塞瓦略斯,都敢大言不慚“一個不在皇馬的人,既不會幫到我們,說什么更不會影響我們”,委實是人心隔肚皮。而卡塞米羅只不過直言了一句“金球獎該授予C羅”,旋即就被俱樂部取消了媒體采訪計劃并禁言至今,此情此景,又怎能怪C羅在社交媒體上對前隊友們集體取關?

C羅離隊后 一眾前隊友的言論令總裁心寒

盡管近年來幾屆歐冠,尤文圖斯是被C羅傷得最深的球隊之一,但Exor和阿涅利家族卻對仇人格外禮賢下士:得悉“總裁”離隊意愿,安德烈·阿涅利足足給C羅打去了28通電話,約見門德斯的次數更不勝枚舉,甚至連皇馬在轉會完成前最后24小時的提價動議,都欣然予以滿足。而為確保C羅加盟,球隊高層搭乘私人飛機集體飛往C羅的度假地希臘,親顧茅廬與“總裁”共進午餐。而當C羅在新東家歐冠首秀便染紅下場后,阿涅利、內德維德、馬洛塔以及帕拉迪尼四位球隊話事人從球員通道陪伴C羅到更衣室,不斷對其開導安慰,而賽后下至尋常球員,上至球隊名宿,異口同聲地維護C羅。而唯恐“總裁”被太過熱情的球迷騷擾,俱樂部專門為球隊新7號在都靈的豪宅額外安排了2名保鏢……如此“仁至義盡”,C羅怎能不樂意效命?

網友評論
竟彩足球混合过关